delete

广州夫妻接连坠亡 各方支援帮龙凤胎孤儿

[ 2012-02-24 17:07 ]

“夫妻接连坠亡龙凤胎成孤儿”追踪

专家表示一定要保护小孩,以他们心情平衡过渡为重

报道回顾:

广州六旬夫妻接连坠亡 10岁龙凤胎姐弟成孤儿

■新快报记者 李应华 王吕斌 文/图

前天清晨,花甲夫妻老刘和文姨双双从越秀区东湖西路湖滨小区11栋楼顶坠亡,留下一对年仅9岁多的龙凤胎姐弟(详见本报昨日A07版报道)。事发当日,白云街道相关工作人员上门送上了2000元临时救助金,越秀区民政局又批了5000元的临时补助,北斗星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的几名社工昨日也来到老刘家提供帮助。

亲属各有难处想找保姆

“现在大家都感到很苦恼。”老刘的外甥谢先生一边抽烟一边说。事件发生以后,两名9岁多的幼儿小婕(姐姐,化名)和小迪(弟弟,化名)暂时搬到姑姑家中住。不过下个星期一姐弟俩就要开学了,“我妈妈住在离这里比较远的天河龙洞,平时要带两个小孩子上学的话就怕照应不过来,会出问题”。谢先生告诉新快报记者,大伯则住在同一个小区,如果姐弟俩住在他家的话上学像平常一样就可以了。于是,为了上学方便,小婕和小迪又被送到大伯家中来住。

对于两名孩子,添置家具之类的问题倒是很好解决,大伯打算从老刘家里搬一些。不过,他也是充满难处,“我都快70岁的人了,家里还有小孙子要照顾,我和老婆两个人怎么盯着这3个活蹦乱跳的小朋友啊。”

“最好能找一个人带着两个小孩,比如请一个保姆,这样就能全天都照顾到小孩了。”姑姑表示。

同意孩子转至寄宿学校

昨天下午,小婕小迪辅导班的毛老师带着幼儿心理方面的专家徐教授来到老刘家里探望孩子的情况。说起这两个小孩,毛老师记忆犹新,“当初就是他们爸爸带着来到我们幼儿园,跟我说了他们家情况,问能不能让两个小孩免费读一年学前辅导班。”毛老师那时当即就答应了老刘的请求。后来,姐弟俩上小学以后,还不时帮他们补习功课。

基于亲属目前遇到的困境,毛老师提出,可以让小孩到他们参与协办的某小学创新班就读,“那里周一到周四都是寄宿的,周五下午家长可以把小孩接回家。”毛老师告诉姑姑。听到这个建议,在场的几名亲属很高兴,“孩子这样就比较放心了。”姑姑表示。

还原现场

妻子疑不吃药病发跳楼

昨日新快报记者来到老刘家中时,几名亲属正在清理老刘夫妻两人的遗物,“这是伯父之前正在吃的药。”谢先生指了指茶几上的几个白色的小盒子。他还记得,去年清明祭祖的时候,文姨突然发病,后来家人就把她送到芳村脑科医院接受治疗。过了半年之后,文姨病情好了一些,就出院了。出院的时候医生还开了药,要求她定时服用。“没想到她出院之后怎么劝都不肯吃药了。”大伯告诉记者,没想到的是,老刘后来也患了抑郁症,“不过他倒是按照医生吩咐来吃药,病情并不严重”。

“我怀疑就是因为她没有继续用药病情又严重了。”大伯说,文姨曾经好几次报警,说有人想害她。就在事发的前几天,还爬上了天台想跳楼,不过街坊报警把她劝下来了。没想到的是,最终她还是没有放弃轻生的念头。事后,一名住在8楼的街坊告诉大伯,事发当天凌晨3时许就发现文姨独自一人上了8楼,结果那名街坊问她为何那么晚还上来,文姨就下去了。那名街坊起了疑心,还特地交代老刘要看着妻子。“后来,老刘就索性睡在客厅。可能后来睡太沉了,还是给老婆溜了出去。”大伯很坚决地告诉记者,他不相信弟弟也是自杀的,“他当时连鞋子都没有穿,出门一定很匆忙”。

关注幼儿

未来六周保护非常关键

“他们两个很乖很听话了,以前劝过妈妈好几次不要抽烟。”姑姑从小婕小迪姐弟两人出生开始就帮着文姨照顾他们,和他们关系很好。昨天姑姑大伯等几名亲属在收拾屋子的时候,两个小朋友也在整理自己的小书柜,姐姐小婕的兜里还装了一块巧克力。“嘻嘻,这张画是班上的同学送给小迪的。”她抽出一张画告诉记者,在姐弟俩的脸上,并没有悲伤的神色。

不过,这正是大家都担心的问题。和毛老师一同前来的幼儿心理专家徐教授告诉几名亲属,小孩子这样表现的是情绪的压抑。如果得不到舒缓或者释放,不单对小孩的心理会有严重的影响,以后还可能再出意外。姑姑告诉徐教授,事发当晚她把姐弟俩接到自己家住的时候,到了21时小迪就说困了想睡觉,后来她发现小迪在床上瞪着眼睛,不时还拿纸巾抹眼泪,第二天起来,一地都是纸巾,反而是姐姐没怎么哭过,只是叫她做作业的时候,她显得慢吞吞的。

“相比起弟弟,姐姐的表现更让人担心。”徐教授听了姑姑的话之后分析。他特地叮嘱即将要负责照顾两人的大伯,要多注意小孩子,特别是在人少的时候,“就怕小孩一个人的时候,他们会沉思,感到特别的孤独。你要让他们知道身边还是有很多亲戚朋友,还是有人爱着他们的。”

对于孩子以后的上学问题,徐教授表示,目前倒是不需要急着让小孩子上学,因为怕他们受到身边同学的伤害,“未来的一个半月非常关键,一定要保护好小孩子,以他们心情平衡过渡为重”。

各方援手

民政局街道补助7000元

湖滨社区居委会李主任告诉记者,事发当天白云街已经与老刘的亲属进行了协商,明确了小孩的姑姑刘女士作为孩子的临时监护人,并签订了关于孩子的监护协议。与此同时,白云街道相关工作人员上门对老刘的亲属进行了安抚和慰问,送上了2000元临时救助金。越秀区民政局了解了姐弟两人的情况之后,又批了5000元的临时补助,星期一就能交到亲属的手上。

昨日街道和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得知亲属都同意姐弟俩转学之后,李主任表示居委会也将协助家属办理小孩转学所需的各种手续。昨天,北斗星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的几名社工也来到老刘家中,但社工们表示,由于现在对于孩子们来说社工们还是陌生人,所以他们准备先和大伯家的几名亲属沟通,逐步接触两名小孩,在熟悉以后再对小孩进行心理辅导,这样的效果会更好。“就算小孩以后要转学,几名社工也会继续跟进,你们就不用担心小孩会有心理的问题了。”居委会工作人员安慰几名亲属。(新快报)

南都报道:

有学校愿意免费提供就读,许多市民表示愿意收养或无偿帮助,街道跟进关注孩子以后生活及心理健康

“撇下10岁龙凤胎儿女六旬夫妻清晨跳楼亡”跟踪

文姨和刘叔突然双双离去,留下的一对尚处幼小的龙凤胎儿女牵动着全社会的心。昨日,许多市民在看到报道后,纷纷致电本报,请求抚养或无偿帮助姐弟俩。

教育专家建议多关心姐弟俩

据亲属谢先生介绍,文姨和刘叔出事之时,他们的一对儿女茵茵和亮亮姐弟俩都在家。此后弟弟有时偷偷一个人落泪,晚上也睡不着;但姐姐却表现出好像没什么事发生一样,非常反常。

昨日,南都记者在湖滨小区他们的家里见到了姐弟俩。两人表现得很乖巧,并不时回答别人的询问。当有小朋友问到“你们父母不在了怎么办”时,姐姐茵茵迅速回答称“不怕,我们还有很多亲戚,他们会照顾我们”。

昨日下午,著名教育专家、全国少儿智力开发专家、中国青少年研究会会员、中国教育学会会员徐西周教授也前往探望了茵茵和亮亮。

徐教授说,姐弟俩不良的情绪,至少需要一个半月至三个月才能缓解,最近人多的时间,不容易意识到,但当身边的亲人陆续散去的时候,他们就会开始沉思,会加重思想负担,因此要尽早介入,防备他们心理承受不了的情况出现。

有学校愿意无偿资助姐弟俩上学

昨日下午,西周少儿研究院的徐西周教授和毛丽莎老师来到湖滨小区探望姐弟俩。姐弟俩以前是在西周少儿研究院读的幼儿园。

在得知姐弟俩上学问题后,徐西周教授和毛老师表示,西周少儿研究院在番禺雅居乐有一所小学,可以继续免费供姐弟俩上学。毛老师说,这所小学可以为姐弟俩提供食宿,家属只要在周五把孩子们接回家就行,如果到时家属实在忙,学校也可以帮忙适当安排。

街道全面摸查杜绝类似事件发生

据介绍,文姨、刘叔事情发生后,越秀区领导高度关注,要求街道及相关部门要妥善处理好事件及做好遗孤日后的安抚。

白云街道已经帮助文姨家属向民政部门为孩子申请5000元的一次性临时救助和低保救助。按规定,孤儿低保户每月可领取1000元的救助金。联系孩子现就读学校,就孩子今后的教育问题进行研究,并关注下一步可能涉及到的转学问题。

街道家庭综合服务中心对类似情况包括低保户、残疾人、精神病人等进行全面摸查,有针对性地进行事前干预,杜绝类似事件再发生。

他们深爱着孩子

“大力水手”、“格林童话”、“父子故事”……狭小的客厅里,摆放着一个书柜,里面放满了一排排小孩的读物,透出刘叔夫妇俩对一对龙凤胎儿女深深的宠爱。

是什么改变了这美好的一切?

刘叔的小妹夫说,去年3月份,文姨患精神病前,这个家庭在外人看来,一直显得和谐美好。夫妇俩退休后,加起来每月有将近4000元,自己有房子,经济上没有太大问题。每逢周末,夫妇俩会带着一对龙凤胎儿女逛街、走亲戚,到处转悠。

“老来得子,孩子又可爱。”邻居吴女士说,附近的老街坊每当看到夫妇俩带着孩子出门,总是羡慕不已,都说他们有福气。

昨日上午,亮亮说,以前父母很疼他们,会给他和姐姐买玩具和书籍,父亲也会把他们上网的账号及上学的时间等用笔记录在一张纸,适时提醒他们。

改变始于去年二三月份,文姨突然变得精神有些不正常,直至入院治疗2个月,出院后,病情仍然时好时坏。刘叔在照顾文姨和一对儿女时,渐渐自己也变得抑郁起来,最终发展到也需要靠药物治疗,无法照顾妻子和一对儿女。

亮亮说,母亲发病后,有时会用头去撞墙,连额头撞红了都不管,自己和姐姐拉不住。

●最大难题

孩子未来归宿

文姨和刘叔抛下孩子骤然离去,孩子未来由谁来抚养成人?

昨日中午,刘叔的妹夫无奈地说,刘叔的大哥也住在湖滨小区,最方便照顾姐弟俩;但是老人今年已经76岁,曾因高血压中风。刘叔另外一个姐姐今年也快70岁了,自己还要照看一个孙女,而且家不在附近,把孩子给她来抚养,也很不现实。

该妹夫说,他和老婆年龄也都超过60岁,现在家里已有一个孙子需要他们老两口来照顾,如果再加上这两个孩子,他们也觉得吃不消。最为关键的是他们的家还是住在龙洞,两个地方相距较远,孩子上学每天来去非常不方便。

该妹夫说,前晚,他们亲属之间达成了一个临时协议,两个小孩暂时由他们的大姑带回家照看。下周一,学校就要开学,为方便姐弟俩上学,届时便安排他们到同小区的大伯家住。但这只是暂时的,大伯不可能长期照顾姐弟俩。

亲属们商议,目前最好的解决办法是有条件好的家庭出来认养这对姐弟俩。如果没有合适的家庭认养的话,他们亲属也考虑找个可靠、有爱心的人来姐弟俩家,与孩子一起居住,照顾小孩。“其实就是保姆性质的,有小孩的带小孩一起过来住都可以。”该妹夫说,他们亲属愿凑点钱当做照顾小孩的工资。

该妹夫说,前面两种办法都行不通的话,他们只能将孩子送到社会福利院去抚养,“不过这是我们亲属最不愿看到的结果”。

亲属谢先生说,不管最后是哪种安排,作为两个孩子的亲人,他们会尽各自最大的能力,关注、帮助孩子们生活、学习,直到成年。

●热心援助

许多市民愿意收养

昨日,文姨和刘叔的事情经媒体报道后,许多市民先后致电南方都市报,表示愿意收养或帮助姐弟俩。

家住中山三路的广州本地人古阿姨说,女儿和女婿结婚十几年一直未能生育,夫妇俩有工作,收入也不错,她和女儿商量了,希望能收养这对姐弟俩,“既是帮孩子,也是帮我们自己”。古阿姨说,女儿女婿自己没有儿女,一定会将姐弟俩视若己出,供他们读书。

在白云区新市开办工厂的须先生表示,自己夫妻俩是四川人,在广州工作多年,均是大学毕业,自己只有一个女儿。如果可能的话,他们愿意收养小孩。

广州某快递公司的老板高先生表示,自己愿意尽可能地给这个破碎苦难的家庭予以帮助。只要姐弟俩的亲属愿意,他可以供两个小孩上完大学。条件是希望小孩的亲属从旁照顾。他还可以出钱,帮忙把文姨和刘叔留下的房子重装修一下。

昨晚,南都记者将所有愿意认养、帮助姐弟俩信息转达给刘叔的亲属。亲属们称,他们谢谢这些好心人的好意;将认真考虑和商讨这些要求和条件,尽快给予回复。

统筹:南都记者周松柏

采写:南都记者 李能忠 吴广宇 周松柏 实习生廖月赏通讯员汪浩

摄影:南都记者 梁炜培

 

------分隔线----------------------------

关注西周教育微信,每天阅读一篇精品幼儿教育文章!
打开微信添加“xz-edu”,或者用微信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成功关注!就等您哦:)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