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te

9岁龙凤胎生活有着落

[ 2012-02-24 17:03 ]

十年前文姨诞下龙凤胎满心欢喜。

龙凤胎的照片曾出现在各大报纸。

这是一个幸福而艰辛的四口之家。

孩子们的姑姑已经六十多岁。

  有学校表示可以包读书食宿到高中心理专家将对孩子进行心理辅导

  10年前,满怀希望

  10年前,由于经历丧子之痛,已经绝经的50岁的文姨借助试管技术成功生下龙凤双胞胎,一时轰动羊城,当时老夫妻对生活充满了希望;

  10年后,阴阳两隔

  10年后,60岁的她精神出现问题,65岁的他紧跟着陷入困境,没有能力照顾一对年幼儿女的他们双双坠楼身亡,一对遗孤今后要如何面对生活?

  文/记者林静图/记者苏俊杰、黄澄锋

  十年前

  白发妈妈轰动羊城

  十年前,一个关于母亲的故事轰动广州。

  因为儿子在1999年因车祸意外丧生,已经绝经的文金爱在广东省妇幼保健院集爱遗传与不育诊疗中心的帮助下,用中心捐赠的卵子和刘叔的精子借助试管技术,于2002年初怀上了一对龙凤胎。当年秋天,一对健康的龙凤胎呱呱落地。那年,文金爱刚好50岁,丈夫刘锦松55岁。这件事情上了各大媒体的头条,文姨被称为“白发妈妈”,成了羊城的知名人物。

  本报讯2月10日6时,广州东湖西路湖滨小区,年过六旬的文姨、刘叔夫妻双双从9楼坠亡,留下一对年仅9岁、聪明可爱的龙凤胎儿女(本报昨天A5版有报道)。

  孩子们最小的姑姑已60岁,最大的伯父也近80岁。这对龙凤双胞胎该何去何从?

  刘叔可能是为救文姨而坠楼

  昨天,记者来到文姨的家,亲属们正在打理后事,孩子们被暂时安置在大伯父家。孩子们的玩具、照片、学习用品等物品凌乱地摆放在门口的桌子上,对面的椅子上放满了叠好的孩子们的衣服。刘叔的妹夫说,亲属动手收拾过,出事那天之前,这个家里常常窗户紧闭,凌乱不堪。

  说起坠楼之事,家属们表示,街坊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是两个人是同时坠楼的,还有一种说法是,事发当时传出了两声坠楼声,中间间隔了几分钟时间,疑似是一个人先坠楼后另一人再坠楼。对于两个人都是因为轻生而跳楼的说法,家属们有着不同的意见。

  刘叔的妹夫和外甥说,2月7日,文姨曾经试图跳楼自杀被街坊和刘叔劝下,后来刘叔为了防止再次发生这样的事,特意睡在家门口的沙发上。事发当天凌晨5时,文姨再次冲出家门口的时候就是被刘叔阻止的。事发后,刘叔身上只有内衣,家属分析是为了劝阻妻子跳楼,自己不慎坠落。

  文姨在精神病院住了两个多月

  记者了解到,就在最近两年,文姨的精神状态开始变差,她没有再外出捡破烂挣钱。刘叔的妹夫说,他们两个人退休好几年了,退休金加起来有约4000元。

  文姨发病后要靠药物治疗,她时吃时不吃,精神状态急剧恶化,在家时总怀疑有人要追杀她,有人在她家里放毒气,她的家里总是门窗紧闭。她曾经于去年被送到精神病院连续住了两个多月。外甥谢先生说,文姨出院后,精神状态有所好转,却经常忘事,连怎么烧菜、做饭都不记得了,孩子们都不爱吃,因而常常自责照顾不好孩子

  曾向街坊求助找人收养孩子

  就在文姨精神状态急剧恶化的时候,刘叔的精神状态也开始慢慢变差。他的妹夫说,之前,他本是一个做事很积极的人,可在事发之前的几个月里,他常常什么都不做,就是蒙头大睡,有时在沙发上一坐就是几个小时。

  刘叔的妹夫说:“他们家好久都没有开火做饭了,孩子们放学要吃饭,他就带着孩子们去楼下的小食店吃点面条、盒饭什么的。”

  记者了解到,因为衰老和精神方面的原因,刘叔和文姨曾经向居委、街坊求助,希望他们能够帮忙找到一个合适的家庭收养他们的小儿女。

  怎么办

  母校自告奋勇

  文姨和刘叔去了,年幼的孩子该何去何从?孩子们的姑丈说,孩子们的舅舅已经将抚养权委托给他们,刘叔姊妹兄弟5个,他们两口是最小的,今年也已经60岁,家里还有一个孙子要带,而最大的哥哥今年年近80岁。

  事发后,两个孩子被姑姑接到了天河龙洞那边暂时抚养,可是大伯父却坚持要让孩子们住在自己家,因为他家就在孩子们家的楼上,距离孩子们就读的大沙头小学很近,孩子们上学方便。

  “可是,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因为大伯父年事已高。”孩子们的姑丈说。而孩子们的姑姑表示,她和孩子们感情深厚,不愿意让孩子们被陌生人收养。

  正当亲属们对茵茵和亮亮的安置问题一筹莫展的时候,前来探望的西周少儿研究院徐教授和毛老师表示,茵茵和亮亮可以到他们的寄宿小学就读,周一至周五在学校里读书生活,周末可以回到姑姑家过周末。他们的提议得到了孩子姑姑的赞同。

  西周少儿研究院是茵茵和亮亮曾经就读的幼儿园。徐教授表示,因为他们的学校还有初中部,高中部也即将建设,两个孩子可以一直在学校里读书生活到成年,而且孩子们的读书生活费用全免。

  社工:

  孩子们目前抗拒交流

  昨天,与白云街有合作关系的北斗星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的几名社工也来到了文姨和刘叔的家,他们表示,会和心理专家一起对两个孩子进行心理辅导,而且会一直跟进他们的心理状态。

  社工方洁虹说,他们跟茵茵和亮亮见过面,想和他们聊上几句,可是他们表现得十分抗拒,不愿意和社工叔叔阿姨们交流。“现在我们的工作是要让孩子愿意和我们做朋友,才能清楚了解他们的心理状态,我们会根据了解的情况决定心理辅导的内容。”

  伤心儿女

  亮亮哭一夜茵茵话很少

  文姨和刘叔的女儿小名茵茵,儿子叫亮亮,今年都上小学三年级。

  事发后,孩子们暂时去了刘叔最小的妹妹家,孩子们的姑姑刘女士说,10日晚上9时过后,亮亮就上床睡觉了,可是他翻来覆去睡不着,她当时看见孩子躺在被窝里拿着纸巾在默默地流眼泪,第二天早上,地上堆着一大堆抹眼泪的纸巾。而茵茵从事发后到昨天为止都很少说话。

  刘女士说,从孩子们出生的第一天到百日,她几乎每天都在帮助哥嫂照顾孩子们,这对孩子非常聪明可爱。

  “以前我带孩子们出去玩,想要给他们买礼物,他们对我说,不要,好贵的,姑姑你不要买破产啦。”刘女士说,孩子们幼儿园(西周少儿研究院)毕业的时候,亮亮好开心,他拿着花花绿绿的毕业证书让姑丈给他猛拍照片。

  刘女士说,哥嫂去世后,亮亮问他爸爸妈妈的尸体在哪里,当时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她告诉他们,他们的爸爸妈妈去了天上。

  两个孩子曾经就读的西周少儿研究院的徐教授说,事发后,亮亮哭得很伤心,他悲伤的心情已经得到一些释放,可是茵茵一直都没有哭过,话也很少,这是一个不正常的现象,家属们应该多多陪伴两个孩子,以免再次发生悲剧。

  年迈父母

  运煤捡破烂努力维持家计

  在50岁高龄的时候,已经绝经的文姨借助试管技术成功怀孕,在2002年秋天生下一对龙凤胎。

  当时,年过五十重新当上父母的文姨和刘叔渐渐忘记了丧子之痛,他们对生活充满了希望。他们的外甥谢先生说,那个时候,文姨的脾气虽然有些暴躁,但是精神状态不错,常去运煤,后来广州没有卖煤之后,她就去外面捡破烂帮助丈夫维持生计。

  而刘叔曾经在标准件厂工作,以前他也常常帮助妻子运煤,两个人挣的钱还能够支撑一家四口的生活,他们以前还经常带着儿女到户外的广场散步,去公园里游玩。

  一对小儿女的呼吸道不是太好,在7岁之前他们常常咳嗽发烧,他们一生病,文姨和刘叔都会第一时间把他们送到医院去治疗。文姨和刘叔给孩子们拍摄了很多照片,记录了他们成长的点点滴滴。

 

------分隔线----------------------------

关注西周教育微信,每天阅读一篇精品幼儿教育文章!
打开微信添加“xz-edu”,或者用微信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成功关注!就等您哦:)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