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te

有机构愿资助龙凤胎到成年

[ 2012-02-24 16:41 ]

  □本版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罗阳辉 实习生 程咪 (除署名外) 本版摄影 信息时报记者 陈文杰

  60多岁的文姨、刘叔凌晨双双坠楼身亡,一夜之间,年仅10岁的“龙凤胎”姐弟成了孤儿,目前暂时住姑姑家(详见昨日信息时报A02、A03版)。前晚,弟弟亮亮捂着被窝哭了,而姐姐茵茵却一直压抑着情绪,心理状况令人担忧。社会各界纷纷给予帮忙,昨日,有教育机构愿接姐弟俩到学校就读,并免费提供食宿,一直到他们成年,家属一致表示同意。

  心理状况令人担忧:弟弟哭了姐姐却压抑着

  昨日上午,龙凤胎姐弟茵茵、亮亮从姑姑家回到家中。他家门口摆着香炉等,姐弟俩点上香烛,和亲人一起祭拜天堂的父母,一言不发,也没有流泪。祭拜后,弟弟亮亮说,妈妈发病时,拿头撞墙,而爸爸在房间里睡觉,平时也不怎么管他们。

  姑姑说,姐弟俩前晚在她家睡,前日晚上9时多,亮亮说想睡觉,可是他一上床后就捂着被子在哭,昨日上午回到家时,亮亮也抹眼泪,但茵茵一言不发。而刘叔的侄儿说,此前姐姐的性格相对弟弟来说比较开朗,可是事情发生后却一直不愿意开口说话,总感觉心里在憋着什么。

  昨日,姐弟俩以前的幼儿园老师前来看望他们,见到老师,姐弟俩把事情讲给老师听。“当时他们看到我们感觉很亲切。但是他们还太小,还没有深刻意识到他们父母的事情。”幼儿园的毛老师说,亮亮已经释放情绪了,但茵茵还一直压抑着,一滴眼泪不流,最让人担心。

  “两个小孩都很懂事很听话,之前带他们出去玩要给他们买东西时,两个小孩总嫌东西太贵不让我们买。”姑姑言语哽咽。

  抚养问题家属最头痛:年纪大无力看管孩子

  姐弟俩的抚养问题一直是家属们最头痛的问题。目前,姐弟俩暂由住在龙洞的姑姑抚养,但家属表示,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刘叔的妹夫说,刘叔有四兄妹,哥哥已经76岁,最小的妹妹也58岁了,并且都要照看自己的孙子。“我们不仅经济上承担不起,年纪也大了,再要照看两个孩子,我们有心而无力呀,如是三四十岁的时候,一点问题都没有。”

  因为姑姑住在龙洞,而姐弟俩又在大沙头小学上学,接送不方便。昨日上午,家属们商量让同一栋9楼的大伯暂时照顾下姐弟俩,因为大伯家有个与龙凤胎同龄的小孩,这样的环境对姐弟俩更有益。而他们大伯虽然同意,但也表示了自己的担心,他已经76岁高龄了,行走也要拄着拐杖。“我有高血压,也中风过,也比较麻烦。”刘伯说。

  刘叔的妹夫说,家属商量后出了3个方案,最理想的结果是,有社会上热心人士收养孩子,小孩可以去收养人家,或收养人过来住也行,只要对方符合相关收养法规,无不良嗜好,家属们都会考虑;如果没人收养的话,希望有保姆愿意上门照顾小孩,薪酬不要太高,亲戚们愿意凑钱付工资;如果实在没办法了,最后才考虑将姐弟俩送福利院。“只要对孩子有好处的,我们都愿意尝试。”

  教育机构

  “西周”愿免费教育孩子到成年

  “龙凤胎”姐弟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昨日下午,广州北斗星社会服务中心前往看望姐弟俩,社工们表示,他们与街道办合作,帮忙联系心理老师给孩子做辅导,如果有需要收养,也会提供帮助。

  让家属欣慰的是,姐弟俩幼儿教育所在学校——西周少儿研究院主动提出,愿意把姐弟俩接到学校就读,免费提供食宿,一直到小孩成年,周末亲人可以将小孩接回家中。西周少儿研究院校长徐西周说,之前,亮亮、茵茵的学前教育也是免费的,因为之前只有幼儿教育,所以姐弟俩没有一直读下去。

  徐西周说,去年,他们跟番禺雅居乐中加学校合作建立了“西周创新班”,一个班20多人,有小学也有初中,今后还打算建立高中,学校将负责姐弟俩在校费用,如果有必要,他们将抽出老师单独照顾他们,只要教育部门同意把学籍转过去即可。“小孩的学习不用担心,目前最关键的是心理问题,希望亲人多关注这两个小孩,让小孩早日从失去亲人的阴影中走出来,以防悲剧再次发生。”徐西周说。

  家属协商后表示同意。姑姑翻出了亮亮和茵茵幼儿园毕业时纪念册说,“他们在那很开心,这下我们也放心,解决了我们最头痛的问题,谢谢你们。”姑姑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白云街

  将为孤儿申请临时救助和低保救助

  事发后,越秀区白云街道首先将帮助死者家属向民政等部门提出申请,为孩子申请5000元的一次性临时救助和低保救助。按规定,孤儿低保户每月可领取1000元的救助金。第二是与民政局上门深入了解孩子监护人的家庭情况,随时掌握孩子动态。第三是联系孩子现就读学校,就孩子今后的教育问题进行研究,以利于其身心健康,并关注下一步可能涉及到的转学问题。第四是街道家庭综合服务中心及时介入,以个案形式对孩子的就学、生活等情况进行跟进,并进行心理辅导。五是发动街辖内机团单位、街道机关党员干部职工为孩子捐款献爱心,组织发动街属私协党支部与其结对子,进行一对一包括物资和情感的帮扶,直至孩子成人。街党工委、办事处还及时上门安抚慰问,给死者家属送上了2000元慰问金。

  同时,白云街将在全街各社区居委会对类似情况包括低保户、残疾人、精神病人等进行全面摸查,有针对性地进行事前干预,杜绝类似事件再发生。信息时报记者 张玉琴

  律师

  福利机构应承担抚养责任

  广东胜伦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小宁认为,在没有其他法定责任人(如父母、爷爷奶奶等)在的情况下,国家福利机构必须承担起抚养小孩的责任,其他旁系亲属无抚养责任。如果有人有领养意愿,只要符合相关法律规定,便可在民政部门办理手续,然后直接到公安局给小孩上户口。

  据了解,根据《收养法》规定,收养人应当同时具备以下条件:无子女、有抚养教育被收养人的能力、未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收养子女的疾病、年满30周岁,无配偶的男性收养女性,收养人与被收养人的年龄应当相差40周岁以上。“无子女”是指收养人既没有亲生子女,也没有养子女和有共同生活事实的继子女。如果曾经生育过子女,但子女不与其共同生活,或者婚后生育过子女,但离婚后不直接抚养的,都不能视为“无子女”。

  坠楼探因

  焦虑无法照顾小孩而精神失常

  10年前生下龙凤胎,如今夫妻俩为何却坠楼?刘叔的妹夫说,夫妻俩出现精神状况也就是这两年的事情,可能因为年纪大了,焦虑无法照顾小孩。

  据刘叔的妹夫介绍,文姨比较好强,说话声音很大,但心肠非常好,也不愿意得到社会帮助。她是下岗工人,下岗后就骑三轮车帮人拉货赚钱,虽然生活辛苦,但从来没跟亲戚借过钱。夫妻俩非常爱两个孩子,孩子一生病,非常着急,立即送医院。但他们自己年纪大了,越来越不懂得怎么照顾这对小孩子,最大问题是不会给小孩子做饭,小孩子也不爱吃文姨做的饭。所以,在她家墙上,挂着一周七天不同的菜谱,可能是怕忘记。

  从去年开始,亲戚们就发现文姨精神不正常。因为她老是说自己被人害,有人放毒气,经常到派出所报案,随后家里门窗一直都是紧闭。文姨被送到精神病院,去年七八月份出院后,刘叔精神又不正常了。刘叔饭也不煮了,什么也不做,就是吃饭睡觉,家务都是文姨做。刘叔也开始抑郁,必须每天吃精神类药物治疗。从那以后,两夫妇都很少出门。

  前段时间,夫妇俩到处找人,打电话说要把一对儿女托付给人。他们曾到居委会咨询收养小孩的事宜,居委会工作人员都劝他不要胡思乱想,而且父母都在的情况下政策上也是不允许收养的。亲戚们说,夫妻俩经常不吃药,又发病了,很让人担忧。

  刘叔的妹夫认为,夫妻俩是因为生活压力导致精神失常的。之前,文姨上楼顶跳楼被劝下后,刘叔就一直睡在客厅,以防文姨出去。家属认为,刘叔是不想死的,坠楼时是穿的睡衣,肯定是去阻拦文姨时坠楼的。

 

------分隔线----------------------------

关注西周教育微信,每天阅读一篇精品幼儿教育文章!
打开微信添加“xz-edu”,或者用微信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成功关注!就等您哦:)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